呼和浩特 【切换城市】

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如何选择一家专业的APP开发公司?

2021年05月24日 10:49

在这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APP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的必需品。正是因为需求的旺盛,很多企业想要通过APP软件开发分得一杯羹。然而,自己组建团队进行APP开发不仅仅成本压力巨大,技术上面也可能面临各种阻碍。所以,很多想要开发APP的企业通常会选择外包。

但是,由于对外包APP开发这一市场的不了解,很多企业不知道外包APP开发要多少钱。其实,外包APP的价格不是一个固定的数额,而是和很多因素相关的,APP的开发价格主要受以下几个因素影响:


1、固定款or定制款

固定款指的是直接套用现有的模板,对部分功能以及参数进行一定修改完成的APP。这种模式的APP开发一般只需要几个工作日就可以完成,价格也只需要几千元而已,但是客户无法拿到APP源码,后期升级和维护。

定制款是APP外包团队根据客户的差异化需求定制的专属于客户的APP,相比固定款而言,定制需要多个技术工种的通力协作,包括了策划、美工、开发人员、测试人员等,所以成本更高、时间周期更长。一般而言,定制款APP需要至少两个月至三个月的时间完成,费用介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2、平台

主流的手机操作系统有两个,一个是Andriod,一个是IOS。由于IOS的APP开发语言难度更大,所以通常IOS端的APP开发费用比Android端的开发费用更高。

3、外包公司所在地

APP开发的主要成本是人力成本,外包公司所在的城市越大,人力成本自然也就越高,价格自然而然就会贵一些,特别是在北上广深的APP开发公司。

不过,公司所在的城市越大,公司的技术实力也就会越雄厚,开发出来的APP也就会更加优质,所以在选择的时候要看自己要开发的APP的难度,如果难度比较大,就找那些比较大的在一线城市的外包公司,如果需求并不复杂,那么就可以找一些小一点的在二三线城市的APP开发公司。

总的来说,外包APP开发要多少钱不是一成不变的,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套用模板的APP价格在几千到几万之间,而定制APP的价格大致在几万至几十万。


那么,怎么选择一家专业的APP开发公司呢?

既然开发价格与自身企业需求有关,那么想要选择性价比高的外包团队,无外乎是关注技术、服务两个方面,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具备丰富的网站建设经验,有专业的技术团队,从事开发研究工作多年,成为阿里云(原万网)金牌代理已有18年。

优联互通科技公司把“以质量求生存,以信誉促发展”作为核心价值,为合作企业提供最优质的的互联网服务,满足定制需求,能够显著的扶持新创项目进一步成长,为合作伙伴提供更高的IT投资回报。



相关推荐

租客网:租房方式有哪些?

1、网上选房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大多数问题都可以利用网络解决,租房也不例外。可以到租客网这样的网站查找租房信息,查看房屋照片等基本信息。租客们可以从中挑选自己比较中意的房子,直联房东,辨别真伪,约好时间,现场看房。2、中介机构众所周知,中介机构遍布大街小巷,把你的基本要求告诉中介,中介就可以帮你找到你心仪的房子,自己省事儿,就是需要支付较高的服务费。另外,现如今中介鱼龙混杂,中间不乏有一些不良商家,找中介时,还需擦亮眼睛,避免上当受骗,掉进黑中介的坑,造成不必要的损失。3、二房东有部分人从真房东手中租下一套房子,在自己把剩余房间转租出去。这种情况下尽量不要签合同,或者看一下他和原房东签的合同是否允许转租,必要时候还需和真房东见面,使自己的权益得到保障。4、熟人介绍如果自己的小伙伴可以给自己介绍了解熟悉的房子,并符合自己的要求,那相对其他方式来说是最靠谱的了。但这需要一点运气,多打探一下,毕竟这种房源特别稀缺。

2020年08月14日 18:35

滨江集团深圳旧改“踩坑记”

从深圳地铁四号线龙胜站出站,沿布龙路往北直走约2.5公里,可到达安丰工业区,占地面积约10万㎡,左右两侧分别是大片的森林公园及密密麻麻的工业园、小产权房。4年前,总部杭州的房企滨江集团与业主安远控股签约进行旧改,先后投入11.6亿元,项目却毫无进展,计提亏损标准为7.24亿元。2020年6月8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对滨江集团发出问询函,三问中有一问即关于这笔失败的交易。安丰工业区将何去何从?滨江集团又会怎么办?4年前想赶上深圳工改大潮、与安远控股签约合作拥有众多机械模具、印刷厂入驻的安丰工业区目前虽然园区面貌老旧,但工作气氛火热,丝毫没有等待改造、拆迁的迹象。梳理滨江集团历年相关公告,可见事件的演变:2016年8月,滨江与安远控股签订《合作意向书》,计划双方共同投资成立项目公司合作开发安丰工业区地块,项目公司注资暂定2000万元,滨江和安远分别持股70%、30%,该项目由滨江操盘且并表,安远则负责根据深圳城市更新政策向有关部门申报,并核准项目公司为地块的唯一城市更新改造实施主体。滨江方面认为,这一合作有利于公司的品牌拓展,是公司向一线城市获取土地储备的有利探索。集团董事会全票通过了这一合作。决议进深圳的前一年,滨江的销售额刚刚破200亿元,四个一线城市中也才刚刚进入上海,滨江2015年的年报显示,未来公司的区域发展战略还是集中于上海、杭州等在内的长三角城市群市场。反观当时的深圳市场,受工改政策放开影响,工改项目成为开发商眼中的香饽,其中不乏类似滨江的买不起深圳住宅地、玩不转旧改的外来房企。2016年世联行统计指出,深圳未来8-10年将有3000万平的工业用地供应入市,滨江正欲赶上深圳这波工改大潮。签约前安远实控人卷入受贿案、列入被执行人25次与安远的合作砸下重金。滨江先后两次公告,包括将为安远提供一笔年利率为6.8%的3亿元贷款,以及以8.6亿元的代价收购《光大信托-安远集团单一资金信托》项下的信托受益权。11.6亿元的投入相当于滨江当年利润总额的4成。彼时根据滨江方面的调查,截至2016年年中,安远控股资产规模约25亿元,总负债比率不过30%,半年营收约23亿元,净利润也有约5.5亿元,经营状况良好。不过,此时安远实质上早已陷入麻烦,根据财新网报道,安远实控人陈族远于2015年卷入原广州市相关领导的受贿案,2015年12月,广西南宁中院的审判披露了这一案件。南都记者也梳理天眼查数据发现,后续安远及关联子公司卷入多起借款合同纠纷,企业实控人陈族远前后被列为被执行人25次,被下发限制消费令10余次,最早的一次可追溯到2018年4月。签约后前期项目审批手续两年未落实、滨江起诉安远要求还钱两年过去,滨江发现安丰工业区地块的更新手续办理无任何进展,甚至连前期项目审批手续都未落实,因而决定退出项目,2018年3月,滨江要求安远偿还这笔资金,但未得回应。这一事件还引来深交所关注,但滨江乐观认为安远拿来做资金担保的财产尚可覆盖这笔债务,包括安远旗下三座水电站的收益权以及深圳、昆明两处房产,综合价值保守估计约12.43亿元。2018年4月,滨江向安远及实控人提起诉讼,经法院调解,安远被宽限至2019年3月偿还这笔债务,但安远最终未能做到。后续,滨江再次上调计提亏损标准为7.24亿元,这笔损失金额对公司有多大影响?2019年,公司经营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约26.2亿元,2018年,公司的该项指标甚至为约-18亿元。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这一亏损计提标准后,最终引来深交所于近日的二次问询。既然安远控股实控人行贿案曝光发生在两公司合作之前,那么滨江是否知晓该案件?如若知道又为何仍选择寻求合作?南都记者致函该公司邮箱,截至发稿未获回复。6月12日,南都记者尝试联系安远控股方面关于滨江集团的债务处置,截至发稿未能联系上。首入深圳踩坑、仍未放弃布局滨江集团是网红房企,2019年底,公司对员工发出丰厚年终福利:员工除了享受长达19天的春节假期之外,每人还拥有2万元-5万元不等的春节旅游费。在地产行业一片哀嚎之余,这则消息传出后,使滨江在网络蹿红。尽管滨江布局深圳工改踩坑,但公司依然未放弃深圳市场,且仍采取城市更新拿项形式。2017年,公司以权益入股形式拿总面积约为4.8万㎡的龙华区城市更新项目,包含浪口屋村、浪口厂房两个地块,权益占比均为51%。公司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动工两个地块。城市更新、旧改,不同于招拍挂项目,更多的是权属关系复杂、地方属性强,因而不少项目都是由当地企业甚至资源方获取。如此情形下,一方面使得具有优质资源和实力的企业不敢贸然开展旧改工作成为前期服务商;另一方面不少新晋前期服务商由于工作经验、团队实力不足,使得前期工作推进困难重重,极大地影响自身及社会效益。为助力城市更新更好、更快推进提升民生福祉、保障各方利益,兴广城集团邀请彭老师、精进等具备丰富城更工作经验人士,将在广州举办《城市更新前期服务商如何做好项目转化和风险管控实操研讨会》,为大家扫清疑虑、拨开迷雾。

2020年06月18日 15:47

中国厂商崛起 市场期待入门级5G芯片

当前的五大5G芯片厂商,分别是中国大陆的华为、紫光展锐,中国台湾的联发科,国际大厂高通、三星。在5G时代,中国芯片厂商的存在感前所未有。“换机潮”当前,5G芯片战事吃紧。尽管疫情使得第一季度智能机销售量“滑坡”,但5G手机的渗透率仍在结构性增长。市场研究机构CINNOResearch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从新机上市情况看,2020年1月~4月,Top5品牌上市新机34款,其中5G智能机占27款。4G智能机已不再会大量发布,2020年是5G智能机快速发展的一年。5G手机中,5G芯片自然是必不可少的部件。当前的五大5G芯片厂商,分别是中国大陆的华为、紫光展锐,中国台湾的联发科,国际大厂高通、三星。可以看出,在5G时代,中国芯片厂商的存在感前所未有。5G之争中,芯片厂商的竞争也比以往更激烈。今年1月,高通骁龙765芯片降价,宣布了5G芯片价格战提前。在本轮竞争中,降低功耗成为焦点之一,而制程(CPU的“制作工艺”)优化被认为是主要途径。今年2月紫光展锐发布的一款5G芯片。图片来源:紫光展锐提供国内5G芯片厂商崭露头角上一款旗舰芯片产品天玑1000+的发布会余温尚在,近日,联发科官方微信平台又发文称,将于5月18日举办MediaTek天玑新品发布会。5月10日,高通则在官网宣布推出全新骁龙768G移动平台,以赋能更加智能、沉浸式的游戏体验,同时带来真正面向全球市场的5G能力。由于英特尔已因找不到清晰的盈利路线,宣布退出5G手机基带芯片业务,全球范围内目前仅五大5G芯片厂商。这5家厂商特色明显。华为的芯片是自产自销,三星在攻占其他品牌机型的“芯”上动作也不算突出;高通是实力强劲的竞争者,之前就占据了大部分的安卓终端,但联发科方面近来也在频繁发力;紫光展锐,则主要面向国内市场。五强争霸赛在2018年已拉开帷幕,华为、联发科、三星均在这一年展示了首款5G基带芯片。2019年,赛事愈显紧张,紫光展锐在2019年初发布了两款5G产品——5G通信技术平台“马卡鲁”、首款5G基带芯片“春藤510”;高通方面,在2019年初也发布了5G基带芯片X50的升级版X55,并在12月底连发两款5G芯片;华为,则抢在高通X55之前发布5G基带芯片巴龙5000,9月中旬,华为还首次在新系列中搭载了5G芯片。中国被认为是5G芯片的最大市场,这也是国内芯片厂商崭露头角的大好机会。“接下来的两年里,中国将占据全球一半的5G芯片(市场)份额,中国市场基本后面全是5G了,想要做大5G芯片,国内市场是紫光展锐最好的机会。”2019年下半年时,紫光展锐高级副总裁周晨曾这么说道。今年2月,紫光展锐在线上发布会上透露,海信5G手机F50将搭载紫光展锐的虎贲T7510处理器,目前这款手机已正式发布。2019中国联通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展示的高通5G芯片。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刘春山摄市场期待入门级5G芯片2020年是5G规模商用元年。CINNOResearch提供的中国市场手机销量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1季度受疫情影响,智能机整体销量环比下降48%,近乎“拦腰斩”,但5G智能机销量却环比微增1%,4月,5G智能机销量更是环比增长120%。但目前市场上发布的5G手机价格普遍较高,这则和芯片价格较高有关。“流片(指以流水线式的系列工艺步骤造芯片)实在贵,7纳米第一个EUV(极紫外光刻)量产的节点超级拥堵,大家都在抢。”今年2月,紫光展锐CEO楚庆向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不过,目前芯片厂商的价格战已提前打响。今年1月,高通骁龙765芯片降价,作为安卓机的主流芯片供应商,这无疑将压力抛给了其他厂商——例如联发科。天风国际今年1月分析认为,5G芯片价格战较市场预期提早3~6个月开始,且高通还会持续降价策略,并以“走量”来抵消价格下滑的影响,维持整体利润。联发科面临的价格压力将持续提升,5G芯片毛利率恐低于30%~35%。从市场角度来看,消费者对于价格的敏感性仍较高,5G千元机呼声强烈,业界期待入门级5G芯片,但目前来看这仍然有段距离。“绝大部分消费者不会因为5G(就)愿意多掏很多钱出来,这就是意味着我们,从手机厂商到各方面都要承受相关的压力。”周晨说道。2019中国联通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展示的紫光展锐、联发科、高通芯片(从左至右)。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刘春山摄降低功耗的制程竞争5G芯片的耗电量成为掣肘5G手机大规模走向市场的关键问题之一。“降低功耗是5G芯片主要发展方向之一,功耗通常通过提升半导体制程优化。”CINNOResearch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今年2月,紫光展锐发布新一代5GSoC芯片虎贲T7520,采用6nmEUV制程工艺,相比7nm工艺,晶体管密度提高了18%,功耗降低了8%,相较其上一代产品虎贲T7510,5G数据场景下整体功耗降低35%,待机场景下功耗降低15%。麒麟1020与高通骁龙875采用了5nm工艺制程,联发科天玑1000+虽然采用7nm制程,但宣传称在利用自研的5GUltrasave省电技术后,平均功耗较同级精品低48%。此外,苹果手机尚未推出5G版本,但业内猜测苹果将使用5nm制程芯片。“现在工艺已经变成1纳米1纳米去抠,且不是真正物理性的1纳米1纳米走,是相应特性的叠加。”今年2月,周晨向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7nm与6nm之间一个本质区别,就在于EUV光刻工艺。楚庆介绍,7nm以上的流片费用飞涨,已经构成了一个“工艺墙”,墙里的世界追求推出世界上最先进的、性能最好的、功耗最低的产品,这些产品一定是海量的,如果没有海量将扛不住一次性成本。选择制程节点对芯片厂商而言几乎是场“赌局”。例如紫光展锐将首个“工艺墙”内的节点选在6nm,在紫光展锐看来,6nm较7nm稳定性增强,更为成熟。“赌一个节点赌很大,储备IP要差不多提前一年,否则搞不定,不光是经济代价大,时间代价也大。”楚庆表示。

2020年05月18日 00:11